讲座通讯 | 严飞:历史社会学的本土自觉
浏览次数: 3934   发布人: 雷涛   更新时间: 2018年05月02日
 

讲座通讯 | 严飞:历史社会学的本土自觉

 

(通讯员:周文慧)2018424日下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助理严飞应邀来到南开大学社会学系,进行了题为“历史社会学的本土自觉”的报告,介绍了什么是历史社会学、比较历史社会学的方法、历史社会学的本土自觉以及在历史的关键转折点上行动者做出不同选择的原因。社会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宣朝庆主持讲座。

严飞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历史社会学、政治社会学、比较政治、都市文化与治理,著有《学问的冒险》、《城市的张望》、《门槛上的香港》、《我要的香港》、《我们的香港》,并主编香港文化行者丛书。

主持人宣朝庆认为,历史社会学研究中存在西方中心论,这种西方中心论影响了中国本土历史社会的视野与发展,这也正是本次讲座的背景。严飞指出,历史社会学自1970年代流行起来,至今虽然尚未在社会科学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已汇聚成滔滔江河。社会学的分析一定会时不时回到历史学的纵深之中。

严飞用生动丰富的案例讲解了比较历史社会学与历史社会学的不同之处。比较作为一种最常使用的研究工具,可以用于一个系统的不同时间段,也可以用于不同系统的同一时间段甚至不同时间段。通过求同、求异、共变、在最大相异的案例中找到最大的相似性等方法,比较研究具有提出有用的问题、检验已被提出的解释、推导新的历史结论三大优点。例如,运用比较历史社会学的方法,我们能够对中国的GDP增长、现代国家的形成等问题产生不同的认识。但历史比较研究也有一些限制,时间点、样本的不同取向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

过去的两三年里,中国社会学界对于历史社会学的研究关注和学术旨趣在飞速发展,本土性与历史性并重,但在本土化的进程中,存在缺少历史视角以及对中国社会的整体性把握的问题。严飞认为,继续推进历史社会学的本土化,需要方法的自觉与理论的自觉,即定性与定量相结合,重视“解释”而不是“解读”的分析框架。

严飞还为大家介绍了自己的最新研究,分析了群众如何在政治运动中做出选择,解读了社会结构与动态过程两个不同的研究思路,阐明了如何选择历史的转折点,分享了从小问题到大问题、从短时段到长时段的扩展的研究方法。

报告结束后,在场师生纷纷提出自己的看法和问题。宣朝庆指出,严飞对事件性时间的研究有方法论上的重要意义,历史社会学除了重视那些引发结构变迁的关键事件外,也应关注那些不会产生结构性影响的事件。王庆明就问题意识如何勾连在一起与严飞展开了讨论,并指出历史社会学的理论建模面临着如何选择中介变量的风险。社会学系本科生周逸然、陈朴方、王余意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